EN [退出]
传颂之物与虚伪的假面>中国新闻

_澳矿产政治:力拓们叫板政府

2017-11-20 09:39

作为澳大利亚的支柱产业,矿业在整个澳大利亚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它不仅影响了澳大利亚全国的经济走势,也影响了政治局势。

仅一个矿业税问题,就能让曾居于民意顶端的澳大利亚总理陆克文被迫辞职,矿业对整个澳大利亚政治的影响也可见一斑。然而,几大矿业巨头对于政治的影响,对于澳大利亚政治的未来究竟是福还是祸?

6月24日,澳大利亚执政党工党的112名成员在国会对工党领袖、政府总理陆克文和工党副领袖、政府副总理朱莉娅•吉拉德举行投票表决,最终,朱莉娅•吉拉德(Julia Gillard)获得全票通过,成为新的总理,而曾拥有高达74%民意的陆克文却惨遭罢免,宣布下台。

对于陆克文下台,很大一部分原因要归于他的多项国内改革措施并没有获得大多数选民的赞同,而在这当中,矿业税问题成了最直接的导火索。

陆克文下台的当天,澳大利亚股市随即给出了积极的信号,SP/ASX200指数6月24日开盘时比前一交易日上涨0.62%,而领涨的板块,正是矿业类的股票。这既是矿业巨头对他的回应,也是反击。

“在澳大利亚,矿业正处于鼎盛的时期,一直以来话语权都挺大的,实际上,他们一直在影响着澳大利亚的政治,”对此,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研究员郭春梅对本报表示。

矿业税轩然大波

2010年5月2日,时任澳大利亚国库部长的韦恩•斯旺公布了一份“亨利评估”,此份报告的关键内容,就是对澳大利亚的几大产业矿业、陆地天然气、煤层气行业政府债券6%收益以上的企业征收40%超级利润税。

根据计划,陆克文政府将利用这笔税收增加国库收入,消除财政赤字,但与此同时,这也意味着澳大利亚将成为全球税率最高的国家。

此报告一出,立刻在整个澳大利亚矿业界掀起轩然大波。

就在“亨利评估”公布的第二天,澳大利亚矿业公司股价大跌,必和必拓股价下跌3%,力拓股价下跌4.3%,整个矿业股一天蒸发83.6亿澳元。到了第三天,矿业股继续下跌,损失达到70多亿澳元。与此同时,澳大利亚矿业巨头力拓也宣布搁置与必和必拓价值1250亿澳元的合资铁矿项目。

几家矿商们,尤以矿业巨头必和必拓(BHP)与力拓(RioTinto)对澳政府的政策反应强烈,他们警告称,公司数十亿投资正面临风险,40%税率实在高,该税将使澳大利亚“成为世界税收最高地区之一”。尽管如此,陆克文并不打算对此进行妥协,他强调,愿意倾听各行意见,但“40%的税率是合理的水平”。

矿业巨头联手反击

很快,澳大利亚矿业公司以激烈的公开行动抵制该拟议的税收计划,他们率先联合澳大利亚各州工党的领袖,对此政策进行反对和抵制。

南澳大利亚政府工党官员凯文(Kevin Foley)宣布,他计划与必和必拓公司一起,到坎培拉游说联邦政府,改变向资源型企业征收40%资源暴利税的决定。昆士兰州州长安娜•布莱(Anna Bligh)也呼吁陆克文政府处理好新税问题,否则将可能在全澳掀起失业高潮。

不仅如此,一些公司的高管也威胁将在低税收国家而不是澳大利亚本土进行重点投资。美国矿业巨头Peabody Energy公司取消了在昆士兰州的3亿元收购计划;另一家Incitec Pivot公司停止钻井勘探磷酸盐;Xstrata公司取消新项目。

Macquarie银行告知客户“目前在澳大利亚投资面临政治风险”,也面临“巨额资本从澳大利亚外逃的巨大风险”。澳大利亚最大的金矿公司AngloGold Ashanti威胁称将转移到海外进行投资。

“澳大利亚政府征收资源税的提议,已经使得该国采矿业团结起来—这在近年还未出现过。必和必拓首席执行官高瑞思(Marius Kloppers)、力拓首席执行官艾博年(Tom Albanese)和斯特拉塔(Xstrata)首席执行官米克•戴维斯(Mick Davis)在几乎每日召开的电话会议上相互交谈,以协调回应。”英国《金融时报》报道说。

大打民众宣传牌

矿业巨头不仅在政治上做足了工作,在民意宣传上也是不遗余力。他们在澳大利亚矿业协会的旗帜下,以发表言论和致信陆克文等方式在广播、电视和平面媒体上大做广告,宣传超级利润税对外部投资和矿业发展的危害。

他们也借此告诉澳大利亚民众,尽管可以从矿业税上得到3%的养老金提升,但矿业股大跌显然是损失更大。事实上,尽管陆克文矿业税的出发点是为了减少政府赤字和增加民众养老金,但这不仅没有增加他的威望,反而让他曾经高居不下的支持率在短短几个月内迅速下跌。

“很多澳大利亚民众都是股民,矿业又是澳大利亚的支柱产业,矿业股票大跌,他们肯定也会感到非常失望,”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研究员郭春梅分析。

面对矿业协会的广告态势,陆克文也拿出高达3900万澳元在媒体上做广告,但鉴于矿业协会的广告在前,这并没有挽回他的颓势。

“这些矿商们因陆克文拒绝重新谈判资源税问题而发起的反政府宣传颇为有效,这也是导致陆克文在连续数月支持率下跌后下台的重要因素,”《金融时报》分析。

在凤凰卫视评论员何亮亮看来,陆克文本以为他推出的矿业巨额税会得到民众的支持,结果一方面他遭到了利益集团强大的反对,另一方面澳大利亚的民众也不买账,因为他们几乎有大部分人都购买矿业税股票。

“他们买的股票都跟矿业有关,所以如果向矿业企业征收巨额税,就会影响到普通股民的利益。正是这一点动摇陆克文的统治,所以党内看到陆克文不下台,工党的执政都可能受到威胁,所以就有了这样的一场宫廷政变,”何亮亮说道。

据《华尔街日报》报道,就在陆克文辞职的第二天,力拓股份有限公司(Rio Tinto PLC)铁矿石部门首席执行长Sam Walsh表示,政府原先计划的资源超额利润税现已“名存实亡”。

新总理走妥协道路?

澳大利亚新任总理朱莉娅•吉拉德(Julia Gillard)刚上任没多久,就立刻宣布,将与矿业巨头休战。

“因为(陆克文)以前的一系列的失误,再加上(矿业税)这门事儿一出,工党为了它自己,保住大选,必须和矿商们谈。吉拉德6月24日下午发表演讲的时候就专门提到了这个问题,这也说明,在澳大利亚政坛,他们(矿业巨头)的话语权一直都有,”郭春梅分析。

吉拉德的发言,很快得到了矿业巨头们的积极回应。必和必拓(BHP)的发言人回应称,吉拉德的这份声明,令人鼓舞。BHP也将应她的要求,停止旨在抵制此税项的宣传活动。

与此同时,据《华尔街日报》报道,另一家矿业巨头Fortescue更是表示,陆克文辞职前,就已经和矿产行业就资源超额利润税问题达成妥协。他可能正准备向矿产行业下发一份讨论文件,阐述自己在资源税问题上的新立场。主要内容就包括,把利润起征点从长期政府债券6%收益以上的部分,调整为15%以上的部分。不过,目前澳大利亚政府并没有对这份声明作出回应。

尽管吉拉德对矿业巨头伸出了友好之手,但另一边,新上任的副总理韦恩•斯旺(Wayne Swan)对媒体表示,澳大利亚政府仍致力于针对该行业实施基于利润的税收制度。

“如果吉拉德政府与矿产行业的最终谈判结果不如陆克文在任时的成绩,那将是奇耻大辱,陆克文下台也将被视为徒劳,” Fortescue首席执行长Andrew Forrest在声明中还特别说。

新任政府是否会对这些矿业大佬们妥协?这场矿业巨头与政府之间的博弈还将持续多久?也许,只有时间能回答了。

当前文章:http://56508.szielang.cn/roll/20171116/stbht2.html

发布时间:2017-11-20 09:39

兵团电大红山分校  国外归属地查询  百度应用  佐藤佳代 私处  童玲三级素女经  新疆人卖切糕强买强卖  韩国女主播小青百度云  西西弗书店官网  狂宠冷漠小宝贝  大学活动策划案的模板  

相关新闻
微信
QQ空间 微博 0 0
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

© 2017 _澳矿产政治:力拓们叫板政府 All rights reserved-网站地图站点地图

广东泥鳅怎么杀和洗